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 追述经方溯源

2020-11-13 17:40| 发布者: 北欧华人| 查看: 420| 评论: 0

摘要: 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追述经方溯源 (《北欧华人报》北欧国际新闻中心记者文文报道)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在海内外对中医经典经方多年的研究探讨,加以论述。下面,王仲彬教授执笔论述经方溯源。(第504期)《杏林 ...


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

追述经方溯源

(《北欧华人报》北欧国际新闻中心记者文文报道)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在海内外对中医经典经方多年的研究探讨,加以论述。下面,王仲彬教授执笔论述经方溯源。

(第504期)《杏林精粹》

众所周知,中医界自古以来都很推崇经典经方。甚至曾有人说:“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半部伤寒可以治百病”。此话难免责之夸大其词,却也道出了学习并掌握经典经方的重要性。而东汉·张仲景所著《伤寒论》也有“万方之祖,万法之宗”之说。

如今,海内外中医界对经典经方的研究及探讨,可谓方兴未艾,如火如荼,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可喜景象。不过,在经方的许多讨论中,也不免存在着误传误解之处,甚至还有些基本概念上的错误。而盲目崇拜经方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比如,曾有位老中医谈他善用“经方”,并列举出温胆汤、三拗汤、银翘散、小柴胡汤、桂枝芍药知母汤等的临床疗效之类。这就令人疑惑不解。到底哪些才可称之为“经方”呢?前面提到的温胆汤等几个方剂都是经方吗?

若要理清经方的内涵与外延,追本溯源,则要从中医经典著作的概念开始讲起了。

一、中医四大经典著作

关于“中医四大经典”的提法,至少有以下三种:

1、指《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四部著作。而张仲景一人就占了两部。

2、指《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四部著作。

3、指《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四部著作。

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由江西中医学院万兰清等编写的《中医四大经典著作题解》一书,遵从的观点正是这种提法。

但不论上述哪种提法,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一书,总是全在“中医四大经典”之中。

二、中医十大经典著作

依据当代著名中医学家、中医泰斗任应秋教授的论断,中医经典著作共有十部。即《素问》、《灵枢》、《难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中藏经》、《脉经》、《针灸甲乙经》、《黄帝内经太素》等十部医著。

其中《素问》与《灵枢》合称《黄帝内经》,奠定了中医学理论基础;《难经》对人体生理作了重要阐释;《神农本草经》开本草学先端;《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创立辨证论治体系,历来被视为医门之圣书;《中藏经》托名华佗所作,发展了脏腑学说;《脉经》出而立中医脉学;《针灸甲乙经》为首部针灸学专著;《黄帝内经太素》是第一部系统整理《黄帝内经》的著作,亦为医门重典。

这十部经典,是中国医药学的理论基础,自古至今,对中医临床、教学、研究都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只是这十部经典没有温病学著作入选,忽视了明清时期中医学的学术发展成就,可算是美中有所不足。其实,《素问》与《灵枢》两部,可选其合本──《黄帝内经》代替,再选《温病条辨》一书,作为后世温病学的代表著作,入列十部经典。这难道不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选项吗?

三、经方概念追踪

须知经方的概念和内容,有一个发展和完善的过程。

1、汉以前临床医方著作及方剂的泛称

《汉书·艺文志》:“方技略”:“经方十一家,二百七十四卷。经方者,本草石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宜,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以通闭结,反之于平。”

2、经典医著中的方剂。

指《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方剂。但《内经》十三方,仅生铁落饮、半夏秫米汤和小金丹还时有运用。

3、专指《伤寒论》及《金匮要略》中的方剂。

即张仲景方。《金匮心典·徐序》:“惟仲景则独祖经方,而集其大成,惟此两书,真所谓经方之祖。”通常所说经方,多为此指。

综上所述,经方这一中医术语,主要有两种含义。一是指医家在治疗过程中发现确有疗效的“经验之方”,一是指在张仲景著作《伤寒论》、《金匮要略》中使用过的“医经之方”。在明清之前,经方一词主要是指“经验之方”。如在汉朝时曾经存在的经方派,所指的也是前者。

在清朝初叶,出现另一支尊古的经方派。他们称张仲景著作使用过的方剂是“经方”,而后世医家及温病学派设计的方剂则是“时方”。他们反对时方而主张用经方。

受到清初尊古经方派的影响,近代中医界所说的经方,其意义则转而成为后者。即特指张仲景著作《伤寒杂病论》中使用过的“医经之方”。后世《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所记载的方剂大多数都属于经方的范畴。

四、张仲景医经之方

1、《伤寒杂病论》版本流传

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成书以后,因战乱等因素,此书即散佚不全。后历经晋代王叔和、唐代孙思邈、宋代孙奇、林亿等的整理编篡,才有今天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可谓命运多舛。但有幸的是经典之精华终以保留。但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原书全貌,实际上并没有完全留传下来,实为遗憾。

我们今天看到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版本就是宋代·孙奇、林亿等的校订本。实为明·赵开美的复刻本。因为南宋及元,宋本《伤寒论》未再刊行,明代仅有元祜三年小字本《伤寒论》一线单传,为著名藏书家赵开美精勤博访而得之,翻刻于《仲景全书》,而所据底本旋即亡佚。

明·赵开美《仲景全书》收书四部,依次是:《宋本伤寒论》、成无己《注解伤寒论》、宋云公《伤寒类证》及《金匮要略方论》。因此,现行《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实为明·赵开美的复刻本。

后来,又陆续发现了其它私藏版本:如桂林古本伤寒论,日本康平本、康治本伤寒论等。《伤寒杂病论长沙古本》,亦称《湘古本》,与《桂林古本》及《涪陵古本》(亦称《四川古本》),并为东汉·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在近代发现的古本之一。《湘古本》为湖南浏阳刘世祯(刘昆湘)得自于江西张姓老人(张隐君)处,民国之前未见,因此书来源近于传奇,一些人认为是伪託之作。

2、经方数量考证

东汉·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即后世《伤寒论》及《金匮要略》两书所记载之方剂,被尊为经方。乃是相对于宋、元以后出现的时方而言的。但经方的数量统计,历来存在不同的数据。

比如,著名中医学家秦伯未先生的《金匮要略简释》认为仲景用药,包括《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在内共163种,《伤寒论》有113方,《金匮要略》有265方,然《金匮要略》中除去杂疗方、治中毒方和附方等88方以外,见于各篇的实为117方。而南京中医学院金匮教研室等所著《金匮要略语译》则认为全书统计只有226方。还有人考证出两书中,除重复的药方或有名无药者外,共载药方269个,即所有的经方,共使用药物214味,基本概括了临床各科的常用方剂。或说《伤寒论》载方113首,《金匮要略》载方262首,除去重复的,共计178方,用药151味。也有人说经方共有291个等等。总之,这些数字互有出入,不够精确。

《伤寒论》载方比较明确。其书总共有原文397条,方剂113首。其中有一方“禹余粮丸”,因为有方无药故不计入。此方原出自《伤寒论》第88条:“汗家,重发汗,必恍惚心乱,小便已阴疼,与禹余粮丸”。该方已佚。故《伤寒论》全书实有112方。书中基础用药76味。但不包括一些特别的煮药用品,如:清酒、白饮、清浆水、甘澜水、潦水、雨水等。一说载药有90种。

而《金匮要略》载方则比较复杂。此书经孙奇、林亿等人校订之后计25篇,前22篇讨论内科杂病、外科病和妇产科病的证治;后3篇分别为“杂疗方”、“禽兽虫鱼禁忌”及“果实菜谷禁忌”,一般认为系后人增注,不是仲景原文,因此不少《金匮要略》版本多不收入此三篇。

著名仲景学者杨扶国教授曾对“《金匮要略》中的若干数字统计”做过严谨的研究并得出结论:《金匮要略》的方剂,前22篇为205首,后3篇为57首,共262首。这就是孙奇、林亿所说“除重复合二百六十二方”。而《金匮要略》前22篇中,共有条文398条,共有方剂205首,其中附方22首,有方名无药物的5首,重复方两对,故实为176方;共用药物155味。其中,入方应用3次以下的药物有104味,而入方4-9次的药物有29味,入方应用10次以上的药物也有22味之多。生甘草入方56次、桂枝55次、生姜48次,分别夺得《金匮要略》入方应用数量前三甲。而《金匮要略》205首方剂中,又有44首在《伤寒论》112方中出现过,属重复出现,经方统计上只能算做一首。因此,两书所载经方实有273首。这也就是经方的总量。这一结论应该较为可信。此外,有人还统计出两书重复用药达76种。对照经方名录,可知前述小柴胡汤为《伤寒论》方,桂枝芍药知母汤为《金匮要略》方,两方属经方无疑。三拗汤虽源于张仲景方,但由《太平惠民和剂局方》首载,不属于经方范畴。银翘散为《温病条辨》出方,虽含有经方“甘草汤”和“桔梗汤”两方,但不宜视作为经方加减而成,而应看作是后世温病学的发展成就才好。温胆汤为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之首创方,但并非经方。这一误传的产生或许是受孙氏在《伤寒论》版本流传中的重要影响吧。

五、经方刍议

综上所述,经方即张仲景方,也就是张氏原著《伤寒杂病论》,当今《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所载方。经方总数为273首。

经方是“医方之祖”,经方的特点可概括为“普、简、廉、效”。

后世中医学家称《伤寒杂病论》为“活人之书”、“方书之祖”。它确立的辨证论治原则,是中医临床的基本原则,是中医学的灵魂所在。而张仲景被尊为“医圣”。张氏所创的经方在古今中医临床上发挥过重要作用,并将继续在中外防病治病,促进人类健康等方面做出杰出贡献。

后世喜欢用经方的医家,通常也被称为伤寒学派或仲景学者。古今中外的中医学者常以经方作为母方,依辨证论治的原则而化裁出一系列的方剂,包括很多卓有效验的时方。

实际上,并非所有的经方都是常用的方剂如猪肤汤等。经方也不是良方的代名词如烧裈散等。后世不少时方也有很好的主治功效,甚至可与著名经方相媲美,不可不知。

经方是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也是中医药学中规范性最强的核心内容。许多经方历经数千年大样本的检验,配伍规范严谨,疗效显著可靠。它们不仅是中医治病救人的有效手段,更是中医学术传承的重要载体。

经典经方的重要作用自不必说。我个人也素来尊崇仲景之学,倡导经方思维。不过,我认为,许多经方虽可取得神奇疗效,但似乎也不宜过于神话经方。更不可认为,所有经方都等于良方、效方。

但客观地认识经方,与客观地认识中医一样重要。只有了解中医包括经方的长处和短处,才会更有利于中医的发展以及经方的应用。如果经方没有短处,怎么会有后世众多时方的出现;而如果经方没有长处,那为什么许多经方会运用至今呢?

我们理应好好学习经方,切实运用经方。那些久经考验,屡获良效的经方,不仅会给我们带来惊喜的疗效,还会让我们对经典理论和经方产生新的感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关于我们|加入我们|联络我们|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GMT+1, 2021-3-5 17:35 , Processed in 0.02872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