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在抗击疫情发挥中医药的特色

2020-10-30 18:52| 发布者: 北欧华人| 查看: 156| 评论: 0

摘要: 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在抗击疫情发挥中医药的特色 (《北欧华人报》北欧国际新闻中心记者文文报道)在今年抗击新冠疫情中中国工程院士张伯礼教授带领中医团队取得优异的成绩,在国家颁奖大会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 ...


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在抗击

疫情发挥中医药的特色

(《北欧华人报》北欧国际新闻中心记者文文报道)在今年抗击新冠疫情中中国工程院士张伯礼教授带领中医团队取得优异的成绩,在国家颁奖大会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功勋奖的称号。在海外同样有一批中医专家、教授、中医人士发挥中医药的特长救治被受疫情伤害的患者奋战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比利时中医教授王仲彬深有感触地讲述了在中国和欧洲抗击新冠疫情中的感悟。

中国在今年上半年的抗疫期间,我曾通过微信视频或音频,为一些新冠确诊病人或高度疑似病人进行了积极治疗,取得了满意疗效。这些病人中,有几位当时即得到核酸检测阳性确诊;而另有几位高度疑似病人,在后来的新冠病毒血清抗体检测中均呈强阳性而得到回顾性确诊。这些病例多为轻型和普通型患者,也有个别为重型无严重基础病的患者。

 上述病人都是在住院无门,求治无路的情况下,转而千方百计联系我并求助于中医药的。在听取了他们的困境倾诉以后,我都为他们进行了积极的远程协助,并想方设法给予了中医药治疗;甚至还为病友联系华人家庭医生,或帮助他们建立微信联系。这样,在微信方舱的框架下,中医和西医共同或分别为病友提供远程诊治,进而有效地帮助了这些病友,并实现了医患双方的共同目标-治愈新冠瘟疫病例。

我在治疗新冠疫毒发热病例中,分别使用过小柴胡汤合藿香正气散加减;麻杏石甘汤合小柴胡汤加减,并加用藿香正气丸;荆防败毒散合小柴胡汤化裁;麻杏石甘汤、银翘散合小柴胡汤加减;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加减;桑菊饮合麻杏石甘汤加减。基于欧洲的实际情况,在用药上做了相应替换。比如可用香薷、桔梗、杏仁等替代麻黄,可用知母、芦根替代石膏之类。而其替代疗效堪称可嘉。

今侧重于疫毒发热一证,撷取出三个医案,以论证新冠瘟疫同病异治的重要性。

一、荆防败毒散合小柴胡汤案

病例一:朱女士,38岁。恶寒发热,鼻塞咳嗽,身痛,四肢酸痛一周325日求诊。患者大约在316日晚上与两位女同事开会,商量封城后餐饮连锁店如何运转的事宜。当时即发现两位同事有咳嗽,发热等症状,嘱她们赶紧就医。三天后,她们均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人”。而朱女士本人则于318日开始发烧,初期为37.5 - 38.3度,逐渐身热渐甚,可达39.2度。伴有恶寒,身痛,四肢酸痛,无汗、鼻塞流涕,清涕为主,涕不多,咳嗽渐多,以干咳为主,有少许痰,白色泡沫状,血压100/60mmHg,味觉嗅觉明显减退。体疲乏力,舌淡红苔薄白,中部苔白较厚。脉象未测。胸部CT显示:符合新冠病毒感染影像学,毛玻璃样改变。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而得到确诊。

拟荆防败毒散合小柴胡汤化裁。

用药:荆芥5,防风8,羌活8,独活8,柴胡10,前胡10,桔根8,枳壳8,茯苓8,太子参12,生甘草5,黄芩10,法半夏8,陈皮6,忍冬藤12.每剂可煎三次,一日可服用三、四次。共五剂。

330日:服上方后,恶寒发热退,身痛骨节酸痛消失,仍有少许鼻塞流涕,口苦口干,咳嗽减轻,痰不多,色黄质粘,舌质稍红,苔厚中间稍黄,无气喘短气等症,纳食可,大便偏稀,2/日。

上方去荆、防、羌、独等,再进五剂。

用药:柴胡8,前胡8,枳壳8,黄芩10,桔根6,陈皮,冬瓜籽10,杏仁8,生甘草3,香薷6,忍冬藤12,生薏苡仁12,连翘12,佩兰8,炒苍术6.服药后,症状逐渐减轻,但腹泻水样便,3- 4/日。考虑寒凉中药可能用多了些。建议减少连翘、忍冬藤、黄芩、生薏苡仁用量,改两天服用一剂。诸症消失,病逐渐痊愈,味觉嗅觉也得到恢复。

按语:新冠瘟疫病变,疫毒病在少阳,郁热不解而出现寒热往来者多见。本例病案除有疫郁少阳,正邪交争外,还有身痛、四肢酸楚重痛、鼻流清涕、体疲乏力、苔白稍厚等类似风寒湿邪的疫毒郁闭于表,疫毒之邪与正气交争于肌腠之间,正虚不能及时祛邪外出的临床表现。故以荆防败毒散合小柴胡汤化裁。药证基本相符,故能较快取效,进而扭转病势,转危为安。

二、麻杏石甘汤合小柴胡汤案

   病例二、吴女士, 30岁。于2020321日因发热,咳嗽五天远程求诊。患者在3月上中旬曾前往国外旅游一周。返回比利时以后,于316日开始出现恶寒发热、热多寒少,自觉身热、咳嗽痰黄,痰黏痰少、身痛等症。此后体温多在37.4 - 38.4度波动,常需服用扑热息痛才可短暂退烧,但大约一个小时后体温又渐起。有时体温可达39.2度。近两天,甚至出现呼吸短促,甚至有憋气感,时感体疲乏力,胸前肺部火烧火燎似的。大便不成形,甚至有腹泻,1-2/天。舌质偏红,苔薄中间稍厚,黄白相兼。味觉嗅觉明显减退,(两周后开始有所味觉嗅觉,三周后基本恢复)。已做胸部CT,医生告知她的肺部已有玻璃样改变,符合新冠肺炎的影像学诊断。2个月后,因病毒抗体检测呈强阳性而得到回顾性确诊。

拟用麻杏石甘汤合小柴胡汤加减,并加用藿香正气丸。

用药:香薷6克(、杏仁10克、生石膏15克、生甘草5克、芦根5克、桑叶10克、金银花10克、佩兰10克、柴胡10克、黄芩10克、紫菀10克、陈皮6克、菊花10克、桔梗6克。五剂。加用藿香正气丸。患者反映:藿香正气丸帮助很大。中药很难吃,嘱慢慢服用。味觉嗅觉明显减退。服药后四天症状逐渐好转。两周后开始有些味觉嗅觉了,三周后基本恢复。

按语:本案恶寒发热、热多寒少等症,持续多日,寒热反复不退,故也责之于疫毒之邪留滞少阳。但自觉身热、咳嗽痰黄、痰黏而少、呼吸短促,甚至有憋气感,胸前火烧火燎等症,则为疫热之毒壅闭于肺,肺气不宣所致。故取麻杏石甘汤为主,清肺热排疫毒为主,再加小柴胡汤清解少阳疫热为辅,更佐芳香化湿之品,共奏抗疫排毒之功。

 三、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案

病例三、莫女士,45岁。发热、咳嗽一天于323日告知病情。伴有胸闷气短,稍感乏力。发热在37.6 - 38.3度间波动。主动服用其丈夫未曾服用的两剂中药(即小柴胡汤合藿香正气散加减。)

325日:发热、咳嗽。伴有胸闷气短,稍感乏力。发热在37.6 - 38.3度间波动,胸前肺部有火烧火燎之感,甚至有憋气感。纳食少,大便正常,舌偏红,苔薄黄中厚,味觉正常。嗅觉长期不灵,因患有鼻窦炎。3个月后,因病毒抗体检测呈强阳性而得到回顾性确诊。

拟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加味。

用药:香薷5克,杏仁10克,生石膏15克(包煎),生甘草5克,柴胡8克,黄芩8克,金银花10克,桑叶10克,连翘10克,桔梗6克,枳壳6克,薄荷5.五剂。

330日:发热已退三天,咳嗽减轻,痰少,色白质粘,口渴欲饮,心率110/分钟。

 守上方化裁,再进五剂。

用药:香薷5克,杏仁10克,生石膏30克(包煎),淡竹叶10克,生薏苡仁15克,天花粉15克,忍冬藤15,黄芩10,莲子芯5.五剂。上方服用后,有些拉稀,嘱减量生石膏,甚至拿掉生石膏,继续服用。诸症渐减,自己又练八段锦,按摩大椎、肺腧、足三里,并作艾灸。加强营养和休息,现已痊愈。6月份面诊复诊,痊愈无后遗症状。

按语:本案以疫热壅肺闭肺,肺热难得宣散,热毒炽盛于里为病机,故取麻杏石甘汤清宣肺热,驱除疫毒为主,再用银翘散之主药清热解毒为辅,共奏痊愈瘟疫之功。

结语

 众所周知,新冠瘟疫的病因是一种特殊的异气。它似风非风、似寒非寒、似暑非暑、似湿非湿、似燥非燥、似火非火,实乃天地间多种非时之气杂合浑浊毒化而成的一种特殊的异气,此即为新冠疫毒。而新冠瘟疫的病因虽都为这种特殊的异气,但其临床表现则是多种多样,千奇百怪的;其主证病机自然也不尽相同。因此,对每一位病人,都要进一步审证求因,辨证施治,总以个性化治疗为首选原则。还要考虑到病患者的素体禀赋如何以及有无宿疾旧病等。

中医治疗瘟疫病例,多宜用两方甚至多方组合配方,才能契合其错综繁杂的病机,才能消除其千奇百怪的症状,才能取得治愈新冠瘟疫病例的目的。而同为新冠瘟疫病例,因其病情轻重、病机变化及治疗对象的不同,而采用不同的治疗大法,属于中医同病异治的原则。“同病异治”与“异病同治”一样,都闪耀着中医“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的独特光芒。 

另外,部分新冠瘟疫发热病例,往往伴有腹泻水样便等症。对此,我曾以疫毒腹泻为侧重点予以小结,撰成“浅谈新冠疫毒腹泻之病机证治”一文,也可供读者参考运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关于我们|加入我们|联络我们|北欧华人网-Nordic Chinese.

GMT+1, 2021-3-5 16:55 , Processed in 0.029057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